北漂十年,重拾初心

   

温馨提示:

本文大约需要占用您3分钟

我叫周舟,是一名北漂。

转眼,我已在北京生活了10年。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,我一直都没有适应这里的气候。

躺在异乡的床上,我很想跟母亲聊聊,告诉她我在这里的生活并不如意,每天工作很忙,却没有让自己变得更好。

躺在母亲亲手缝制的蚕丝被中,回忆里想起了模糊的小时候。那时候,我常常围在母亲的身边……

儿时的梦想:

和爸妈一起养蚕宝宝

我的老家在浙江永康市舟山镇外木坦村,家里世代养蚕。

小时候,母亲一边在煤油灯微弱的光芒下一颗一颗地挑着蚕茧,一边给我讲故事,哄我入睡。

母亲

孩子,你知道吗,中国养蚕的历史已经有5000多年了。

相传远古时期,黄帝贤惠的妻子嫘祖把蚕神赠予她的蚕丝织成绢、做成衣服,穿上又好看又舒适。

嫘祖就尝试着自己养起了蚕宝宝……

对于那时的我来说,看着这些蚕宝宝从蚕卵到破茧成蝶这一切都太神奇了。

每当有人问我:“周舟,你长大了想干什么呀?”我就会脱口而出:“我要跟爸爸妈妈一起养蚕宝宝!”引得他们哄堂大笑。

少年时的梦想:

让父母不要再养蚕了

长大后,我才懂得了父母养蚕的辛苦。

他们几乎每天天不亮就到桑园里采摘桑叶,再一片片地撕碎喂蚕宝宝。

看着他们在桑田里劳作日渐佝偻的背,看着皱纹慢慢地爬上他们的眼角,我才明白蚕宝宝原来如此难养。

四季更替。每当温度有变化的时候,他们更是想尽办法让蚕房保持恒温,没日没夜地待在蚕房侍弄蚕宝宝。

蚕房里放着煤炉,只要降温了,父母就要用煤球帮助蚕房升温。为了控制恒温,父母彻夜地守在蚕房。

烘蚕茧的时候,更是得全程守在旁边,让蚕茧均匀受热。

有时看到母亲被煤烟呛得流泪、咳嗽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那时的我,暗暗发誓,一定要好好读书,将来凭借自己的力量让父母过上好生活,再也不要养蚕了。

我读了县里最好的初中、高中,考上了北京一所大学的经济管理专业。毕业后,更是不顾父母的劝说,选择留在北京,成为一名北漂。

但我没有想到的是,北京这么大,比我优秀、比我敢拼的大有人在,我突然有点想家了……

在北京的十年,我似乎已经忘记了当年来到北京的初衷,只是对家人、对故乡的思念日益增长。

于是,我连夜买了回家的机票,回到了已经两年没回的家。

重拾儿时梦想:

决心回乡和父母一起养蚕

这次回家,我万万没想到眼前会是这样一幅场景:蚕场依旧忙得热火朝天,但忙碌着的并不是父母,而是琳琅满目的自动化机器。

桑树林里,电锯收割机正在“采摘”桑叶。而采摘下来的桑叶只要放进电动碾碎机就可以自动碾碎。

蚕房里装了空凋,自动控制温度、湿度,让蚕宝宝有了最好的培育环境。

烘蚕茧的煤炉土灶也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全自动热风循环烘茧机。这样生产出来的干茧质量均匀、适干程度特别好。

室外,供电公司正在安装光伏太阳能杀虫灯。

还有智能评茧仪、电子磅秤、水份测定仪等等用电设备,让养蚕各环节实现了自动化、智能化操作……

这里的一切已经和我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了。

父亲还告诉我,去年,家里的农场被浙江省选作实验基地,成功培育了彩色蚕茧。

而今年,刚刚收获的200多斤彩色蚕茧,接到了蚕茧丝绸市场的一笔500万元外贸订单。

我们家的彩蚕要搭上“一带一路”的快车,出口到西欧各国、巴西、日本和韩国等国家了。

我在感叹的同时,也不得不担心起了一个问题:如此庞大的订单,家里怕是又要采购一批全自动设备,到时候电力供应能跟上吗?

父亲笑着说:这个问题,完全不用担心,我们有一座高级的变电站,它送的电还是从四川来的呢!

原来,这几年为了推进新农村电气化建设,供电公司在这里建起了500千伏永康变电站。

而这座永康变电站是溪洛渡左岸—浙江金华±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金华换流站的受电端。

与此同时,父亲也跟我说出了他内心深处的想法。

父亲

周舟,爸妈年纪大了,难免力不从心。这几年没催着你回来,是觉得你还年轻,在外面闯荡一下,见见世面也是好事。

但是,现在家里非常需要你,现在养蚕业转型升级刚开始,营销推广都需要人才。如果能通过网络,把彩蚕丝绸推广到世界各地,市场一定会更大!

换做以前,我一定无法相信这些话是从一个老蚕农口中说出来的。但现在,看着周围发生的巨大变化,对于父亲能有这样的思考,我一点也不惊讶。

我愉快地答应了父亲。

在接下来的人生里,我要为父母分担,为家乡发展做出贡献,同时为儿时的初心、梦想而奋斗!